子宁的2011(一)

不敢再说时间太快不等人,不等的只是我们自己那颗慵懒的心。且先让我用平叙的方式来回顾一下我的2011年吧。

1月份。估计此时还没过年,我刚刚从三场上线中回过神来,从一个冷峻的电话里回过神来。日子仍然加班,仍然在晚归的出租车里流泪,累到没有力气没有时间去和别人诉说自己的苦。是的,我release了我自己,飞到湿冷的南京去参加发小的婚礼,看众宾客为新娘送上新郎安排的玫瑰花,看着新娘惊喜的表情。现在想来,1月份的上千支玫瑰花应该是很大的一笔开支吧。某人的玫瑰是金融街深夜里的平静等候。

2月份。和微笑各自回老家过年,担心刚刚当上司机走冬天的高速,辛苦找了各种人陪同。电话短信不断,却总是慵懒,我其实不是一个很容易发自内心高兴的姑娘。在老家打麻将上瘾,以至于回来后撰写了这样的名句:“路过北京一五九中,第一反应是:不靠牌啊。”与后任交接时,主动聊了各种进展、故事、人物关系、矛盾焦灼。

犹记得应该是2月15日正式去了菜市口的项目。自此后开始了每个漫长的一天。至少前9周内的每一天,我都清楚的记得这是我进来后的第几周第几天。开始,尝试与各路人马沟通,尝试往好的方向扭转,尝试开始看到问题。半个月后一次正常的部长汇报后,客户方竟感慨好久领导没这么平静的听过汇报了。为了理清细节,甚至和两名男同事在酒店在沟通到2点多,还把人家两个挤到一间房了。

3月份。这个月很挤。家里搬家,提前周末时家里和亲戚的车全开外加小平板推车,零星搬了若干次。几个孩子还用平板车推着、毛巾被裹着一颗2米高的仙人掌搬家,子宁被扎无数,半月后手上的肉里仍有余刺。准相公还在搬家中被冰冷的铁架子砸中了手指,至今仍据此跟我讨关怀。26日周六,正打算去加班的我吃着早餐,天气渐暖阳光不错,原来被pass的计划又复活了,我们去领证吧。现找衣服现照结婚照现去民政局排队。两新鲜出炉小夫妻午饭都没来及一起吃一个,子宁就赶去加班了。

加班似病毒般蔓延开来,各种沟通,各种推心置腹,各种平衡,各种协调资源。一个先是天使后是魔鬼的女人也终于进驻了。在一个制定计划期比执行期还要长的工作氛围中,在一个reporting line无比长又无法逾越的组织里,终于我们敲定了蓝图汇报的计划。大家每天丽华餐时,某个期待婚纱照的姑娘竟然只吃一个苹果然后去跑步然后再加班,现在想想胃其实已经够给我面子的了。

4月份。哦,这已经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了。可是每天我都是睡一路上班,阳光把右脸晒得越来越热,夜里伴着星星和门前的月季花骨朵下班。感谢天使因为我的请假把某汇报挪后了一天,我顶着因为睡眠不足而黑眼圈而眼袋而额头发紧的种种,去拍了美丽的婚纱照,竟然拍出来也很美丽,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项目上依然是随时的修订,无尽的汇报,难以舍弃的被challenge,永难完全执行的计划,吓人的测试。各路人马依然在这里各显神通。

5月份。小伉俪齐心协力开车把家回,在老家过了几天宁静而酣甜的日子,每天午饭后就午睡到下午五六点吧。微总向来不屑于带我游山玩水,只能窝在家里夏眠。亮点在回来的路上,微总一路接到好几个冷峻PM的夺魂call,而子宁刚到家后,就直接杀到菜市口加班了,悲哀的发现明后天就要开始测试的东西不是没开发好,就是没测试好,要不就是测试案例没写好。

在为期5天的UAT与培训并行的日子里,生怕住得远赶不及的子宁6点起床7点多就从北四环到了南五环,当天下午面目发紧神志不清的讲完了整个测试的内容。当夜,实习的小姑娘累得倒头就睡,看着真让人心疼。这个悲伤的月份里,知道了太多令人悲伤的消息。两个同病相怜的姐妹在楼道里哭,擦干眼泪回去继续无望的挣扎。她这样说着:我们开始在一个饭都没有时间吃的项目,结束在一个觉都没有时间睡的项目,这就是我们同时存在过的两个项目。跟同事吵过,跟客户瞪过,我知道我不professional,甚至越来越情绪化,清晰的体会着那些push把我的声音都哽住,哽住说不出一个理由。

6月份。6号还是8号上线的吧,之后的焦点终于不光在我们身上了,逆反的客户终于开始有同舟共济的意识了。子宁甚至去医院查过心脏了,因为总是无故的突然跳很快,正是四大有人过劳死的日子。再一次自己把自己release了,休婚假和项目假。因为不想得抑郁症,不想再和女人吵。愤恨到总想把人家门前的花都拔了,只是没胆。

又去熟悉的香港,还是因为微总迷这个地方,因为我实在没有精力去策划一个蜜月,只能任由这孩子胡乱安排了。旅行虽然开心,只是子宁还没有完全从身体的疲惫和心理的悲伤中康复,时不时就抽筋了,时不时就走神了。婚期已然确定,在这一个月里采购着婚纱、敬酒服、鞋子等等。还顺便学了个游泳呢~

待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