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生活点滴

白日梦

某年秋高气爽,和相公去香山公园爬山。他去买票,我在公园门口的花坛旁边等他。看着他买票的身影,无聊中就开始抬头看天空做起了白日梦。

我是 一个射击高手,而且是参加比赛用枪打飞盘的那种,自命不凡得非等到飞盘快落下去了或呈现一个很刁钻的角度才去击中。结果一次重要的比赛马失前蹄,被观众各种嘘,极大的伤害了自尊心。于是变得更谦虚更谨慎,在下一次比赛上认真对待,飞盘一出来就找好最佳角度射击,大家都惊艳于飞盘还未到半场时就被完美的击落。心里感觉自己又被得到了证明。

正当我梦得开心,不禁回过神来。哎?买票的背影怎么不见了?于是开始由远及近的搜索,转了一圈才发现人家在我背后悄悄站着等我,看这傻姑娘啥时候才能回到现实世界来。发现这样的时候心里觉得很尴尬,一方面觉得自己失神的时候被发现很丢脸,一方面觉得有人愿意不打扰得这样等着我小开心。于是开始给他讲我刚才的白日梦。

评论

一次愉快的刷夜

大学毕业之后,很少为了加班之外的事情刷夜,将近五年之后,陪相公和他的小伙伴们刷了一夜。

相约五道口,结果发起人因为紧急上线而耽误了协调安排,某个守时的同学在五道口华联的雕塑下忐忑的发着自己的剩余电量图。我们赶到时大家已经在水晶烤肉集合了,菜上来的时候看了看手机,11点。

吃完饭接着找地方喝酒聊天,先去了Lush人满为患且太吵,没去成正经酒吧再转战bridge咖啡馆。周围的学生抱着电脑、雅思等在装模作样的学习。我们的带头御姐点了一瓶黑方,佐以一两杯鸡尾酒和咖啡及小食,一晚上的神聊鬼侃就此展开。话题转换快得需要先压到栈里,八卦、公司收购、上市、股票、运动、恋爱、同事、信用卡等各种话题层出不穷,我估计周围的同学们看着三四点还爆high的这些人很是苦闷,我们是想来安静学习的——别逗了,我又不是没因为学习刷过夜,不过是找个漂亮点的地方学会习、聊聊天,然后就趴着睡着了。

原来现在四点多天就开始亮起来了,清洁的阿姨快5点的时候开始打开大声的吸尘器,这是赶人的节奏。出门发现外面的人好多,原来是旁边的夜店刚散场吧,站着的坐台阶的一堆年轻人。又转战到KFC等早餐兼聊天。终于我还是倒下了一会。没吃成早餐又转战附近的嘉和一品,营养早餐。迎着6点多已经发烫的阳光,大家终于依依不舍说byebye。

达叔说得对,大家只是需要发泄和吐槽。

之后睡了一个整白天。

评论

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

一部话剧,台湾话剧人金士杰老师主演的话剧,到现场看时才发现金士杰老师已经是六七十岁的人了,还在舞台上蹦蹦跳跳,大段大段的台词。剧情是一名教授在得重病的最后人生时光,给亲爱的学生的最后十四堂的人生课程。

一个小插曲,知道会讲述一些面对人生、面对死亡方面的事情,所以想带着妹妹一起看。三月份本来已经买了票,可是看到《如梦》有票,不舍得太奢侈同时看两部,忍不住又改成了后者。结果当晚我们出来到现场想蹭蹭运气看能否有票转出,发现一票难求。后来发现北京又加演了六月场,才下定决心提前很久买了6月份的票。

莫利老师是波士顿一所大学的社会学教授,他很好玩很幽默,不鼓励学生追求世俗上成功的学习和职业,鼓励学生追求自己的兴趣爱好并以之为职业,鼓励他的学生去学自己喜欢的音乐,组乐队。他说,大学的时光就是用来突破规矩,不然以后的人生里哪有时间如此放松。他热爱自己教的课,喜欢自己的学生,喜欢跳舞。

在得知自己得了肌肉萎缩症这种不治之症后,他没有质问上帝为什么是让他得了这种病,他乐观的形容这种病症的人是如何死的,幽默而心酸的数着自己一口气能数多少数,玩笑的说总有一天他没有办法自己擦屁股。

他对忙碌的学生说让他去感受快乐,现在做的事情是否能够感受到快乐,而不只是机械的忙碌和被需要,不要只是追求金钱和地位,这些不能给你内心真正的快乐。面对死亡,他说要懂得死才知道如何生,知道人终有一死,人只有这一次可活,才会更珍惜这一次旅程的意义和快乐。他给自己开了葬礼,活着听朋友们夸奖赞美自己,戏言错过的这枚学生可以参加下一场。

他说要有爱,要学会去爱,要去感受上帝给人类的礼物——孩子,那些陪伴和付出,会让你觉得生活美好而值得。他说要学会宽容与原谅,不再让过去的事情惩罚现在的人,学会原谅自己。学会如何道别,如何跟即将死亡的人说出那些重要的话。

我们两个人各自抱着心事,听着这些箴言,泪流满面。

最近看到一句话,深以为然。对过去,要淡;对现在,要惜;对未来,要信。

评论

子宁的2011(二)

7月份。回来上班,在离家很近的中关村。客户很熟,项目组很熟,进来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初验,终于见到可以close的项目,重新熟悉这里的业务和客户。身体依然不好,经常就突然浑身大汗、发烧咳嗽,记得几次坐在道牙子上等家人来接。相公换了工作,每天来回在四环上,每天50块的停车费也着实让人难以承担,尤记得大热天里和相公到处找附近的便宜车位。

8月份。生日,收到美丽的白色玫瑰一束,33朵。和家人朋友各种吃饭聚会,终于感受到看见亲朋好友谈笑风生的欢乐。参加GBS University,看到大部门新任Leader,以及各路人马公开的的诋毁前任恭迎现任的举动,即便我也深受老Leader的狗屁政策所害,依然觉得这样的行为非正道君子所为。哎,我是有多受正派思想毒害。在这里杂七杂八上了蛮多课,平时自己一个人呆在项目上土惯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同事,有所闻有所感有所惑。远离首都的地方空气还是很不错。项目上逐渐熟悉而清晰,虽然争取了兼职参与其他项目的机会,但没有结果。

9月份。Team building在宽沟,一个有着很美丽草坪的地方。和同事小姑娘一起跑上柔美的草坪,再冲下来,傻得开心。为项目的下一期开始忙碌,原来几乎所有的工作都要PM来完成,或许还是因为项目小的原因,所有的事情都要一肩挑。同时又接下了金融街的项目,即便自己也不是多愿意,可是连我自己都认为我几乎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再次见到熟悉的团队和客户,彼此都平静的熟络着,才发现,原来欣赏的客户领导也离开这里了。已经开始为结婚的细节筹划,没有时间再去想参与其他事情了。

10月份。结婚月。可是即便是第一次请客化妆前的1个小时,都还在跟内部的MM们跑着混沌的流程,在事态还不明朗的时候,即便只是开了个小头,后续就只能继续下去了。化妆,敬酒,试衣服,月夜里在院子里试高跟鞋,安排家人的行程和住宿。爸妈弟妹叔叔阿姨们开着车及对讲机呼啸而来,姑姑大伯姐姐哥哥侄子晕着车的都坐来了。没搞过大仪式的婚庆兄弟很辛苦,虽然没避免大家的慌张。婚礼上爸爸的愧疚及“重男轻女”,让几乎从小到大的委屈都顺着眼泪涌了出来。虽然有BUG,还是很完满很美好,当天还是最争气的晴天。

回来后就作为勉强次配角帮忙准备北京的宴会,惊觉几个叔叔竟然成立了“组委会”,还有章程呢,老爹在办公室里对名册到后半夜,我也在老爹的气急训斥中晕倒过,划破腿过。桌数越定越多,现场越来越正经八百儿。当天刮了大风,还下了微微的雨,在门口迎宾时还开玩笑跟老王说:龙王嫁女儿,下雨了~ 老王反唇相讥:是因为你太凶了,把老天爷吓得。过程很欢快顺利,各个环节都安排的很好,让我放松很多。之后很欢快的合影,送朋友,送爸妈火车,小憩,终于放松下来了。据说,当天化妆后的子宁很惊艳哦,闺蜜还要求我长期化新娘妆,哈哈哈

项目上只能完成了基本的工作,除了我,还有个主力的姑娘也结婚,还休婚假去了巴厘岛度蜜月。这个才是蜜月嘛~金融街的项目code到期,这次没有急火火的再去申请延期,而是周知各位包括客户只能撤人。让着急的人来着急吧,我不想着急。

11月份。结婚后作为小夫妻,和朋友们一起吃饭、聚会、聊天。还终于在婚事平静后和朋友去了郊区游玩,半年都没发生过的事儿。两边的爸妈也都放下心来,家里氛围特轻松和谐,脾气最大的老王还会跟我们开玩笑呢~两个人的体检,竟然一个是重度脂肪肝,一个是营养不良,我们是真的该锻炼身体了,这个其实一直被忽略的重要事。微总周末会和朋友们在清华的操场踢球,我就在那里拿个pad边走边玩。离开校园的气氛竟然已经三年半了。

接近年底,项目都跟着财务上开始忙起来,中关村突然被领导投诉,一下子变成很紧张的问题,连续请高人处理了两回。开始走悲催的合同流程,全天候等待与服务。忽闻项目上刚结婚的姑娘怀孕了,还是很shock的。金融街的压力逐渐变大,不管是来自内部还是客户,抗住了。

12月份。在极端不确定的时间安排中,计划了9号厦门的旅程,临行前的2天,金融街突然爆表,传出要进场签合同的消息。出发当天的早上,收到系统无法访问的消息。事情一定会赶在一起发生,我现在很是笃定。同时跑着两边的合同流程,开发票流程,以及各种流程的小分支。快被内部的流程逼得哭起来。紧张的浪费无聊的时间在流程上,真是生命的一大浪费!让我得意的是,在金融街的合同流程差大老板的一个签批而焦灼时,我用反墨菲定律故意不去现场,来促进在我不在的情况下签署合同。当然,我也没有想到的可笑事情是,签下合同后又因为内部流程,code的实际使用时间只有不到2天。呵呵,要淡定。

两边都要配合关账,两边都有急着年底要上的需求。同时跑着流程同时兼顾这些,12月份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也许是要把6月份的假期摊薄下来。因此又感冒了,很持久的感冒。在刚开嗓中度过了圣诞节趴替,在感冒尾期奔跑在蓝色港湾冲进新一年,倒数声中到达,蓝港的合影还上了新年第一日的BTV。Team building和3年一起入职一起培训的兄弟姐妹们合影,感慨时光也感慨我们,11点离开KTV后还去了机场接妈妈,这也是今年生命密度大的原因,一事接一事。

今天,爸爸在用妈妈从香港买的IPAD 2,玩女婿给装的在线围棋,妈妈在蒸包子做饭,四个孩子在看电视吃东西,一会表哥嫂子也来了,子宁给大家剥大虾和螃蟹,剔出蟹黄给妈妈,分拆蟹腿给大家。饭饭间,各种玩笑各种愉快的挑衅。我知道,这就是幸福,现在就是幸福,快乐要live harder.

评论(2)

子宁的2011(一)

不敢再说时间太快不等人,不等的只是我们自己那颗慵懒的心。且先让我用平叙的方式来回顾一下我的2011年吧。

1月份。估计此时还没过年,我刚刚从三场上线中回过神来,从一个冷峻的电话里回过神来。日子仍然加班,仍然在晚归的出租车里流泪,累到没有力气没有时间去和别人诉说自己的苦。是的,我release了我自己,飞到湿冷的南京去参加发小的婚礼,看众宾客为新娘送上新郎安排的玫瑰花,看着新娘惊喜的表情。现在想来,1月份的上千支玫瑰花应该是很大的一笔开支吧。某人的玫瑰是金融街深夜里的平静等候。

2月份。和微笑各自回老家过年,担心刚刚当上司机走冬天的高速,辛苦找了各种人陪同。电话短信不断,却总是慵懒,我其实不是一个很容易发自内心高兴的姑娘。在老家打麻将上瘾,以至于回来后撰写了这样的名句:“路过北京一五九中,第一反应是:不靠牌啊。”与后任交接时,主动聊了各种进展、故事、人物关系、矛盾焦灼。

犹记得应该是2月15日正式去了菜市口的项目。自此后开始了每个漫长的一天。至少前9周内的每一天,我都清楚的记得这是我进来后的第几周第几天。开始,尝试与各路人马沟通,尝试往好的方向扭转,尝试开始看到问题。半个月后一次正常的部长汇报后,客户方竟感慨好久领导没这么平静的听过汇报了。为了理清细节,甚至和两名男同事在酒店在沟通到2点多,还把人家两个挤到一间房了。

3月份。这个月很挤。家里搬家,提前周末时家里和亲戚的车全开外加小平板推车,零星搬了若干次。几个孩子还用平板车推着、毛巾被裹着一颗2米高的仙人掌搬家,子宁被扎无数,半月后手上的肉里仍有余刺。准相公还在搬家中被冰冷的铁架子砸中了手指,至今仍据此跟我讨关怀。26日周六,正打算去加班的我吃着早餐,天气渐暖阳光不错,原来被pass的计划又复活了,我们去领证吧。现找衣服现照结婚照现去民政局排队。两新鲜出炉小夫妻午饭都没来及一起吃一个,子宁就赶去加班了。

加班似病毒般蔓延开来,各种沟通,各种推心置腹,各种平衡,各种协调资源。一个先是天使后是魔鬼的女人也终于进驻了。在一个制定计划期比执行期还要长的工作氛围中,在一个reporting line无比长又无法逾越的组织里,终于我们敲定了蓝图汇报的计划。大家每天丽华餐时,某个期待婚纱照的姑娘竟然只吃一个苹果然后去跑步然后再加班,现在想想胃其实已经够给我面子的了。

4月份。哦,这已经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了。可是每天我都是睡一路上班,阳光把右脸晒得越来越热,夜里伴着星星和门前的月季花骨朵下班。感谢天使因为我的请假把某汇报挪后了一天,我顶着因为睡眠不足而黑眼圈而眼袋而额头发紧的种种,去拍了美丽的婚纱照,竟然拍出来也很美丽,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项目上依然是随时的修订,无尽的汇报,难以舍弃的被challenge,永难完全执行的计划,吓人的测试。各路人马依然在这里各显神通。

5月份。小伉俪齐心协力开车把家回,在老家过了几天宁静而酣甜的日子,每天午饭后就午睡到下午五六点吧。微总向来不屑于带我游山玩水,只能窝在家里夏眠。亮点在回来的路上,微总一路接到好几个冷峻PM的夺魂call,而子宁刚到家后,就直接杀到菜市口加班了,悲哀的发现明后天就要开始测试的东西不是没开发好,就是没测试好,要不就是测试案例没写好。

在为期5天的UAT与培训并行的日子里,生怕住得远赶不及的子宁6点起床7点多就从北四环到了南五环,当天下午面目发紧神志不清的讲完了整个测试的内容。当夜,实习的小姑娘累得倒头就睡,看着真让人心疼。这个悲伤的月份里,知道了太多令人悲伤的消息。两个同病相怜的姐妹在楼道里哭,擦干眼泪回去继续无望的挣扎。她这样说着:我们开始在一个饭都没有时间吃的项目,结束在一个觉都没有时间睡的项目,这就是我们同时存在过的两个项目。跟同事吵过,跟客户瞪过,我知道我不professional,甚至越来越情绪化,清晰的体会着那些push把我的声音都哽住,哽住说不出一个理由。

6月份。6号还是8号上线的吧,之后的焦点终于不光在我们身上了,逆反的客户终于开始有同舟共济的意识了。子宁甚至去医院查过心脏了,因为总是无故的突然跳很快,正是四大有人过劳死的日子。再一次自己把自己release了,休婚假和项目假。因为不想得抑郁症,不想再和女人吵。愤恨到总想把人家门前的花都拔了,只是没胆。

又去熟悉的香港,还是因为微总迷这个地方,因为我实在没有精力去策划一个蜜月,只能任由这孩子胡乱安排了。旅行虽然开心,只是子宁还没有完全从身体的疲惫和心理的悲伤中康复,时不时就抽筋了,时不时就走神了。婚期已然确定,在这一个月里采购着婚纱、敬酒服、鞋子等等。还顺便学了个游泳呢~

待续~

评论

let me try

try not to expect
try to accept

try not to judge
try to understand

try not to escape
try to fix

try not to ask
try to give

try not to regret
try to live harder

try not to hold
try to let go

评论(1)

恍如隔世

翻翻以前的文章,发现还挺喜欢忧郁时候的自己。

只是那些曾经太陌生,陌生得不像是只隔了2、3年,陌生得仿佛在审视另外一个人。现在的自己,怀着怎样懒惰的心情,麻木着?

经历了两个很trouble的项目,又回到这里,似乎一切回到原点。我很想冷静下来,清楚区别在哪儿,却发现所有的人和事都匆匆忙忙,不肯停歇。

身边那个清秀的人,现在也肿了,筹备着婚礼,那么水到渠成,那么不可思议。

评论(1)

回家过年

又是一年过年时,我直到腊月二十九才感受到过年的味道,那是和爸爸去超市&稻香村买回家带的东西,那一派抢劫超市的架势,让我知道,必是年兽将至。

奶奶夏天会住在山西的大姑姑家,冬天村子里太冷,会住在陕西的小姑姑家,两地相隔一小时车程。都说养儿防老,可是非亲生的大儿子没那个想法养,奶奶也不愿意去小儿子所在的北京,声称:要死在自己家里,还得土葬。就这样,从我初中的时候,我们开始定期回老家,有时是春节有时是十一,有时开车,有时大巴。这样算下来,回老家的习惯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奶奶在哪里,我们就回哪里。

这几年明显感觉到高速路修得好起来,回家的九个小时路程有八个都是在高速路上;不像我小的时候,爸爸还得开盘山路回去,旁边就是沟,护栏只有几米一个的小柱子,上面抹着反光材料提醒夜路,而且路还是双向的,非常危险。现在的路线是:京石高速,石太高速,大运高速。到今年,我们车上已经坐了4个司机了,爸爸负责山里的高速路段(石太)和非高速,我和弟弟分别开前后两段,这次弟弟从家里一直开到石家庄,我则从清徐上车,一直到陕西韩城。

奶奶瘦了很多,毕竟是84岁的老人家了,其实身体还算可以,说话底气也足,我十一给买的四脚拐杖现在也没在用;就是人老了,脸上皱纹很深,老年斑很多,觉少,得靠安定片睡觉。不过脑子一点不糊涂,就是有点爱忘事。我作为一个麻将新手奶奶坐我后面指点,反应比我还快呢~

这次回去的是小姑姑家,用自己家的房子开了个小招待所,有麻将室。于是我们几个孩子辈的有事没事就凑在一起打麻将,一二五块的。我跟超哥都是刚打,牌都摆不利索,背面看过去我俩的牌都是三个两个在一起,还歪歪扭扭。我手又小,抓对面的四张牌有时都拿不起来。。。带金的时候,往往也反应不过来自己胡哪几张牌,呵呵~见我总抓风牌,奶奶急得打我的手;爸爸站我身后,没指点几把呢,就心急火燎得想打了:我给你玩几把,赢点钱让你输。。。我那个欲哭还得笑啊~ 爸爸就这样跟一群小盆友玩一二五块,还不亦乐乎,偶尔还开玩笑:你们都别嚣张,一会让你舅妈(指我妈妈)下来收拾你们。牌桌四边都是自己家人,我钱输没了还跟超哥借呢,玩得很是开心。

老家人不爱吃炒菜,大冬天的也总是凉菜,凉拌白菜心、凉拌黄瓜丝、凉拌生辣椒,搞得忘带唇膏的我每次辣的嘴唇火辣辣,被冷风一吹就变红彤彤;家里做的面食都很好,蒸的馒头,炸的油饼,还有大姑姑的散菜(一种蒸菜,有芹菜,有面条,有肉),回去后我每顿的饭量都变成在这里时的午餐饭量,还得再加一大碗绿豆汤。回来已经上称,发现数字没变化,不禁心中暗喜。

小姑姑家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和一个小儿子。大女儿长我一岁,孩子刚刚生下来三个月;小女儿小我一岁,已怀胎五月,小儿子没读完高中,刚进入社会工作,沾点霸气。大女儿娜娜姐初三抱孩子回来,因为在老家初三初四是招呼女婿的日子。那三个月的小盆友真是长了人家七八个月的体格啊,头大屁股大大腿粗,出生时就因为头大只能剖腹产,八斤多还带着头发呢~小盆友很可爱,不逗他都冲你笑,笑起来四个酒窝特招人疼;吃奶的时候着急得紧,喉咙发出隆隆的声音,而且快吃饱了就边吃边睡,一会就睡着了。不好的是这胖小子喜欢在人身上睡,不管你是横着抱着还是竖着抱着,看他睡熟了放到床上立马就悠悠的醒来,开始哭。。。我姐都抱得烦了不爱抱,我可是高兴得抱过来哄,滴溜溜的黑眼睛盯着你看,不时还笑起来,总把裹着的小褥子用脚蹬开,我就摸着滑嫩嫩胖鼓鼓的大腿边拍边摇,人家还放一记记大屁,闷响在纸尿裤里,我总以为是大大了,不停解开褥子来看,吓得我啊~

娜娜姐还给我看剖腹产的伤口,小腹上好深的一道疤;给我讲上手术台的事情,手和脚都被捆住,打了麻药之后手脚还在手术架上抖。。。跟我说我得上班孩子不能母乳喂啊要不怎样怎样,还说你要是生孩子可不能像现在这样穿这么少,要不以后你就受苦了,要生女儿等等等等。身边有这么个热心的姐姐,压力真是大啊:) 娜娜姐爱干净,经常给小盆友洗PP,看她抱着热水盆来垫放在床上,我抱着小盆友翘起PP,看她努力的洗着,包括这胖子已隐匿不见的腹股沟。。。之后再给抹上大宝,防止肉摩擦肉。她真是浑身散发着光辉啊,闪闪的~感慨下身边的人都这么成熟了!家里的人都在问我男朋友,小姑提建议这婚礼要咋办,大姑说你结婚我给你做点被子、小孩衣服啥的,呵呵,咱慢慢来~

韩城算是中小城市,周边有煤矿,有新开发的铁矿,所以发展还不错。地方不大,但每条街都琳琅满目的是商铺,饭店啊网吧啊服装店啊超市啊啥都多多的~据说收入虽不及西安,但消费水平比西安还高,所以靠点死工资干脆活不下来。回到老家,家里人其实没几个有正常上班这样子的工作的,在大姑姑家人家料理自己的地也算是正业;在这韩城里,小姑是在家开旅店的,还雇着两个服务员帮忙打扫,一间标间一晚才50元;姐姐妹妹都是暂不上班的,姐夫是自己跑生意的,妹夫是组织歌舞表演的自己也唱歌。。就是那种每天都忙忙碌碌,但没有固定点需要上班的。生活方式跟在北京很不同,或者是和我身边的人很不同。

小姑家还有台电脑,基本是小儿子在用,估计就是上网聊天加游戏,我在的时候给下载安装了植物大战僵尸,教好几个人玩得不亦乐乎,拜年的时候有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来看见了,说她已经玩通关了~她走的时候,还跟我说:姐姐,你帮我把QQ退一下吧。我一看,QQ名叫“美羊羊”。QQ在初级市场的地位真是不可匹敌啊~电脑在他们家也就是孩子在用,我姑姑奶奶连电视都不怎么看,忙得没那闲心。在我家,至少爸爸要用电脑跟人下围棋,妈妈要炒股和偷菜,聊QQ。

小时候过年见了老人家都是要磕头的,然后老人家们给个一块、五块的压岁钱。现在磕头的少了,压岁钱变大了。妈妈见着这些关系近一点的孩子,都得给个200元。我都工作了,弟弟也大了,别人给压岁钱也都没有收。看娜娜姐的胖小子,压岁钱都收了千把块呢~世上最真诚的谎言就是:妈妈对孩子说,压岁钱我给你存着~回去我给了奶奶一千元,奶奶第一反应是:才一千啊!晕~估计也是,虽然她平时没啥花钱的地方,过年总还是要散点财的~爸妈又再给她留了钱。奶奶裹过小脚,但一半就放开了,所以穿鞋号比较小,提前给奶奶买的34的鞋,她试了一脚很合适,这几天就一直穿着没换别的鞋子,我心里很开心,总算是尽了一点孝道。小姑初四晚上忙得感冒了要输液,我守到1点半给换挂瓶拔针,聊了很多很多,我们算了一遍,爷爷奶奶现在有11个孙子女,7个重孙子女。于是姑姑感慨:你看他们两个人生发了多大一家人啊,所以还是要计划生育啊。。。呵呵

奶奶年纪大后,每次爸爸回去,几个后辈商量奶奶的后事都变成必谈之事,奶奶也不避讳,积极参与。什么要怎么摆酒,谁得请谁不请,请唱戏还是请歌舞。。。总之听得我很迷茫。有意思么?不过在家里就是这样。

回到老家,完全用老家话说话聊天,用老家口味吃饭做饭,把平时的那些纠结交错,烦心事完全放在了另一个空间,我每次也可以用这个机会重新审视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庸人自扰的,也让我看到另外一个地方的人们是怎么生活的,常怀感恩的心。

只要奶奶在,我们就会一直回下去。回到自己的渊源之地。

评论(5)

hey,new year

自打上了twitter,就真是很久没有上来看过了。简单冒个泡泡。

新的一年,希望你把握时间,make time my friend

评论

看着镜子里的眼
有微笑有泪花
一句话就不能自持
另一句话就怒火中烧

怎么你还这么幼稚
每个人都在维护自己的时间
怎么你还这么脆弱
一句心事就自卑敏感

言官择言,武官尚武
恢复声调默默努力
只有委屈和关心能打败眼泪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评论(2)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