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1月, 2008

Bless

不知我算是翘班去看病呢还是溜出医院来上班呢?虽然只隔了一天,却是这么大的转变,一时间是真的很难很难适应。

我是一只刺猬,到哪里都会跟人家吵架的:(

May God Bless Me~ IT WILL BE OK,TOMMORROW!!

评论(1)

聚会

1月份多生病,却也多聚会。

月初还赶得上圣诞假期的末尾,几个去米国留学的朋友回来一起聚。曾经一起做过事情的人还是有深厚的感情的,毕竟“共患难”过。深挖八卦,毫不留情的说着彼此的成长和出路,敢于批评才是好朋友不是么?貌似蓬勃的股市让大家都对金融感起兴趣来,虽然股票只是金融市场的一小部分。妙轩学FINANCE,海宁要做私募基金经理人,还有可爱的经济学MM。成长的速度,真是不容等待啊~只是看着轩轩姐燃起的万宝路,还是有一点陌生。

丸子坐宾三千亦不为过啊,校内上一声吆喝,愣是7个或认识或听过的美女陪着两个曾留英的帅哥吃饭~不得不说文科女生那叫一个八卦啊,我可无力匹敌:) 从某某不洗澡到N个追求者,倒真是让我长见识了~还有第一次吃麻辣香锅就是顶级的七星辣,辣不欲生!!一桌子朝气蓬勃的小年轻,倒真是无辣不欢~

实习答辩的当天,盈盈小雪徐落人间,看见衣袖上可爱的六边形结晶,不忍吹化。同寝的姐妹百无聊赖耗到8点才都穿齐了衣服准备吃饭~这个不吃辣,那个不吃面,城隍早就进入黑名单,于是又向着海底捞进发了。孰知路遇新开的火锅店,七拐八带就被我忽悠进去了:) 幽暗却雅致的蝴蝶装饰,融融的酸汤鲶鱼火锅,映出了家的氛围^_^

项目上难得有且仅有IBM的人一起吃饭,却是洋葱的告别宴。Not Join VS Quit.砂锅居倒还是蛮不错的朋友聚会地儿,好吃的不少新花样儿也多。表面的平静,不知埋了多少博弈。我却奇怪为何大家还能心平气和热闹客气的喝送别酒?个人的决定,别人只能祝福。离开了公司,大家却是朋友。跟机器打交道的人要能多些他的幽默就好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四维休学去盖营盘,我当了铁营盘的兵~

尤记得小时候大家约出来玩,都是半天半天的,逛逛街溜旱冰,到了饭点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像现在,几个月不见的朋友只能在饭局上见到,天南海北聊天抨击鼓励,饭局散了,也该说goodbye了

评论(1)

本命年

爸爸属鼠,今年的本命年,不单要系红色的腰带,还买了整套的红色内衣,秋衣,想着穿上应该是相当扎眼……圣诞老人?48岁,享受的年纪,不用再辛苦的打拼,周末做做饭,早上风大了就送送女儿,周末打打麻将,日子平淡而满足。

有学长们也本命年,一样的80后,一样的青涩少年。也终于在项目里见到介于两者之间的本命年们,人生模型既定,经历沉淀而丰富,生活充实而热闹,中流砥柱~

再过不几年,也要本命年,拒绝长大的女生们,还想活在校园和可爱里,可是不能了:(同龄的人飞一样成长和进步着,得赶快成熟起来~~

也许这真的是最后半年可以乱穿衣了:(

评论(2)

生病了

生病了,难受了,没去上班也没去成KICKOFF~

依稀记得因为考试的两次晕眩,还有死里逃生~这样的感冒,真是小case了:) 马上就可以好起来,升级病毒库就彻底完成了,扔了倒霉的小梳子,跟憔悴和苍白say goodbye,歇业整顿然后小宇宙爆发^_^搞不好还有出差旅游哦:)hahah

评论(1)

风信子

养在办公室和宿舍里的风信子都快要开花了,一丛一丛的从叶子里冒出来,很努力的样子,藕荷色绽放着~

又是受MI这个小妮子的毒害,染上这些美美的忧伤

三寸日光 很美的梁静茹的歌:)

评论

已保护:安心幸福

给博客装了51统计,本是看每天的访问IP数的,其更详细的统计功能却让我多了几分忧虑~有同个IP多次浏览不回复不现身,有凌晨或落寞或哀怨的看N多篇,根据IP地址判断是谁后不禁不知所措。

博客本来就是写给大家看的,所以倒也没什么,只是陌生的人却比认识的人更安心,很奇怪的说~另外,我无意争抢什么,现在所拥有的都是机缘巧合+努力而来,也尝试用更宽容的心对待。

像燕姿唱的:我要的幸福,为爱情付出,为未来忙碌~

评论(3)

下雪啦

北京下雪了,细细绵绵的那种,很冷很冷的说~实习答辩,蜗居在校。

宿舍太冷了,加盖了家里拿的小被子,还灌了可爱的热水袋,还是抵不住渗透而来的寒意。学校的作息安排似乎已经不习惯了,8点半去答辩,为着洗头竟然要7点半就起床,真不记得以前8点上课的时候是怎么过的:) 雪绒花飘洒在眉梢发角,勾着嗓子发痒要咳嗽,咳咳~答辩虽然还算完美,语速却因为低沉放缓了许多,于是少了许多气势……

雪,心情大善,该去堆个雪人?呵呵冷哦~生活得有创意一点:)

评论(4)

你是女生么?

又在上网聊天等头发干,看镜中长发的自己,感慨变化真快~

大学里的女生从懵懂幼稚长成落落大方,满学校的好看衣服,高跟鞋的哐当声,就我们宿舍朴素纯单身:) 就我着小段位,已经算是112最女人的了。大爷首先发难,一夜间换上了高跟靴子,单肩漆皮挎包,长长的围巾,竟然还去弄直了头发!!可惜死性不改,还是一副爷样儿~宛如仙人的黄黄恋爱了,夜里偷偷打电话的说^_^更奇特的是QIQI同学蓄起了长发,虽然不修;穿了非斑马毛衣,虽然是高领的;还有白色羽绒服,虽然是短款的;扎了一边耳洞,虽然还跟男同事玩CS;并且欣然接受了我送的两片面膜,哈哈~突然间,就怎么了?!

女生变女生的标识:穿衣打扮,化妆,高跟鞋,单肩滴挎包。还有很多微妙的心理变化,就不是非女生可以体会的啦:-)

评论(6)

国家大剧院

西单往东扩,是国家大剧院,紧靠人民大会堂的背面,斜过去可以看见天安门。

天气大晴,无风,宜出游。又沿着胡同们转到国家大剧院那里,最初的目的就是看看冰到底有多厚了~~国家大剧院坐落在一圈水里,沿着水池边走了一匝,心里就想着如果大剧院和水池为同心圆,那沿着走过去能看到的边线都是一样的,除了面向太阳的角度不同造成的阴影不同。心里鄙视着这样一闪而过的念头,就发现里外非同心圆,且里面是椭球,还有两道线在球体上,最让我郁闷的是走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门哦~

冰倒是真薄,阳面干脆就是水了,背阴还有厚约一厘米的冰,中间某小圆仍是水呢,边上人踩冰时的震颤让太阳在小圆处的落影浮动,很是可爱~保安吹着哨子提醒周围的人不要下水,可是好奇都会害死猫呢~他脸上有痘子的说:)

总觉得水池和前后的草坪设计得很浪费国土资源,巨大的玻璃反射着太阳光,让人总睁不开眼~

评论(2)

北京的冬天

依稀记得06年12月31日北京下了入冬的第一场大雪,兴奋地去了恭王府踩雪赏灯。

杭州下雪了,武汉下雪了,连巴格达都下雪了,北京就是没舍得下一场大雪。现实一点说,除了可以滑雪还有什么好呢?持续的堵车,满脚的泥,化雪时的冰冷~可是,就是喜欢下雪的那份恬淡,那份寒冷的安静

中午又出去独自走了会儿,向西单的西面进发了,先迂回在南面的小胡同,奇怪的”北京中国会”,京师女子学堂改建的鲁迅中学,都有保安的说:) 看见素饼店,水果摊的糖葫芦,可惜实在不想伸手拿着吃,好冷的说,脸都快冻僵了~~没有风,呵着气,只有结实的低温严寒,再往厚穿就要成正方的了……

还是贪玩,听到溜冰滑雪,还是动心,可是冷啊冷啊冷啊

评论(4)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