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2月, 2010

回家过年

又是一年过年时,我直到腊月二十九才感受到过年的味道,那是和爸爸去超市&稻香村买回家带的东西,那一派抢劫超市的架势,让我知道,必是年兽将至。

奶奶夏天会住在山西的大姑姑家,冬天村子里太冷,会住在陕西的小姑姑家,两地相隔一小时车程。都说养儿防老,可是非亲生的大儿子没那个想法养,奶奶也不愿意去小儿子所在的北京,声称:要死在自己家里,还得土葬。就这样,从我初中的时候,我们开始定期回老家,有时是春节有时是十一,有时开车,有时大巴。这样算下来,回老家的习惯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奶奶在哪里,我们就回哪里。

这几年明显感觉到高速路修得好起来,回家的九个小时路程有八个都是在高速路上;不像我小的时候,爸爸还得开盘山路回去,旁边就是沟,护栏只有几米一个的小柱子,上面抹着反光材料提醒夜路,而且路还是双向的,非常危险。现在的路线是:京石高速,石太高速,大运高速。到今年,我们车上已经坐了4个司机了,爸爸负责山里的高速路段(石太)和非高速,我和弟弟分别开前后两段,这次弟弟从家里一直开到石家庄,我则从清徐上车,一直到陕西韩城。

奶奶瘦了很多,毕竟是84岁的老人家了,其实身体还算可以,说话底气也足,我十一给买的四脚拐杖现在也没在用;就是人老了,脸上皱纹很深,老年斑很多,觉少,得靠安定片睡觉。不过脑子一点不糊涂,就是有点爱忘事。我作为一个麻将新手奶奶坐我后面指点,反应比我还快呢~

这次回去的是小姑姑家,用自己家的房子开了个小招待所,有麻将室。于是我们几个孩子辈的有事没事就凑在一起打麻将,一二五块的。我跟超哥都是刚打,牌都摆不利索,背面看过去我俩的牌都是三个两个在一起,还歪歪扭扭。我手又小,抓对面的四张牌有时都拿不起来。。。带金的时候,往往也反应不过来自己胡哪几张牌,呵呵~见我总抓风牌,奶奶急得打我的手;爸爸站我身后,没指点几把呢,就心急火燎得想打了:我给你玩几把,赢点钱让你输。。。我那个欲哭还得笑啊~ 爸爸就这样跟一群小盆友玩一二五块,还不亦乐乎,偶尔还开玩笑:你们都别嚣张,一会让你舅妈(指我妈妈)下来收拾你们。牌桌四边都是自己家人,我钱输没了还跟超哥借呢,玩得很是开心。

老家人不爱吃炒菜,大冬天的也总是凉菜,凉拌白菜心、凉拌黄瓜丝、凉拌生辣椒,搞得忘带唇膏的我每次辣的嘴唇火辣辣,被冷风一吹就变红彤彤;家里做的面食都很好,蒸的馒头,炸的油饼,还有大姑姑的散菜(一种蒸菜,有芹菜,有面条,有肉),回去后我每顿的饭量都变成在这里时的午餐饭量,还得再加一大碗绿豆汤。回来已经上称,发现数字没变化,不禁心中暗喜。

小姑姑家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和一个小儿子。大女儿长我一岁,孩子刚刚生下来三个月;小女儿小我一岁,已怀胎五月,小儿子没读完高中,刚进入社会工作,沾点霸气。大女儿娜娜姐初三抱孩子回来,因为在老家初三初四是招呼女婿的日子。那三个月的小盆友真是长了人家七八个月的体格啊,头大屁股大大腿粗,出生时就因为头大只能剖腹产,八斤多还带着头发呢~小盆友很可爱,不逗他都冲你笑,笑起来四个酒窝特招人疼;吃奶的时候着急得紧,喉咙发出隆隆的声音,而且快吃饱了就边吃边睡,一会就睡着了。不好的是这胖小子喜欢在人身上睡,不管你是横着抱着还是竖着抱着,看他睡熟了放到床上立马就悠悠的醒来,开始哭。。。我姐都抱得烦了不爱抱,我可是高兴得抱过来哄,滴溜溜的黑眼睛盯着你看,不时还笑起来,总把裹着的小褥子用脚蹬开,我就摸着滑嫩嫩胖鼓鼓的大腿边拍边摇,人家还放一记记大屁,闷响在纸尿裤里,我总以为是大大了,不停解开褥子来看,吓得我啊~

娜娜姐还给我看剖腹产的伤口,小腹上好深的一道疤;给我讲上手术台的事情,手和脚都被捆住,打了麻药之后手脚还在手术架上抖。。。跟我说我得上班孩子不能母乳喂啊要不怎样怎样,还说你要是生孩子可不能像现在这样穿这么少,要不以后你就受苦了,要生女儿等等等等。身边有这么个热心的姐姐,压力真是大啊:) 娜娜姐爱干净,经常给小盆友洗PP,看她抱着热水盆来垫放在床上,我抱着小盆友翘起PP,看她努力的洗着,包括这胖子已隐匿不见的腹股沟。。。之后再给抹上大宝,防止肉摩擦肉。她真是浑身散发着光辉啊,闪闪的~感慨下身边的人都这么成熟了!家里的人都在问我男朋友,小姑提建议这婚礼要咋办,大姑说你结婚我给你做点被子、小孩衣服啥的,呵呵,咱慢慢来~

韩城算是中小城市,周边有煤矿,有新开发的铁矿,所以发展还不错。地方不大,但每条街都琳琅满目的是商铺,饭店啊网吧啊服装店啊超市啊啥都多多的~据说收入虽不及西安,但消费水平比西安还高,所以靠点死工资干脆活不下来。回到老家,家里人其实没几个有正常上班这样子的工作的,在大姑姑家人家料理自己的地也算是正业;在这韩城里,小姑是在家开旅店的,还雇着两个服务员帮忙打扫,一间标间一晚才50元;姐姐妹妹都是暂不上班的,姐夫是自己跑生意的,妹夫是组织歌舞表演的自己也唱歌。。就是那种每天都忙忙碌碌,但没有固定点需要上班的。生活方式跟在北京很不同,或者是和我身边的人很不同。

小姑家还有台电脑,基本是小儿子在用,估计就是上网聊天加游戏,我在的时候给下载安装了植物大战僵尸,教好几个人玩得不亦乐乎,拜年的时候有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来看见了,说她已经玩通关了~她走的时候,还跟我说:姐姐,你帮我把QQ退一下吧。我一看,QQ名叫“美羊羊”。QQ在初级市场的地位真是不可匹敌啊~电脑在他们家也就是孩子在用,我姑姑奶奶连电视都不怎么看,忙得没那闲心。在我家,至少爸爸要用电脑跟人下围棋,妈妈要炒股和偷菜,聊QQ。

小时候过年见了老人家都是要磕头的,然后老人家们给个一块、五块的压岁钱。现在磕头的少了,压岁钱变大了。妈妈见着这些关系近一点的孩子,都得给个200元。我都工作了,弟弟也大了,别人给压岁钱也都没有收。看娜娜姐的胖小子,压岁钱都收了千把块呢~世上最真诚的谎言就是:妈妈对孩子说,压岁钱我给你存着~回去我给了奶奶一千元,奶奶第一反应是:才一千啊!晕~估计也是,虽然她平时没啥花钱的地方,过年总还是要散点财的~爸妈又再给她留了钱。奶奶裹过小脚,但一半就放开了,所以穿鞋号比较小,提前给奶奶买的34的鞋,她试了一脚很合适,这几天就一直穿着没换别的鞋子,我心里很开心,总算是尽了一点孝道。小姑初四晚上忙得感冒了要输液,我守到1点半给换挂瓶拔针,聊了很多很多,我们算了一遍,爷爷奶奶现在有11个孙子女,7个重孙子女。于是姑姑感慨:你看他们两个人生发了多大一家人啊,所以还是要计划生育啊。。。呵呵

奶奶年纪大后,每次爸爸回去,几个后辈商量奶奶的后事都变成必谈之事,奶奶也不避讳,积极参与。什么要怎么摆酒,谁得请谁不请,请唱戏还是请歌舞。。。总之听得我很迷茫。有意思么?不过在家里就是这样。

回到老家,完全用老家话说话聊天,用老家口味吃饭做饭,把平时的那些纠结交错,烦心事完全放在了另一个空间,我每次也可以用这个机会重新审视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庸人自扰的,也让我看到另外一个地方的人们是怎么生活的,常怀感恩的心。

只要奶奶在,我们就会一直回下去。回到自己的渊源之地。

评论(5)